还没补JOJO的时候就已经被剧透完了主要角色的生死,心想“都知道得差不多了还有什么好怕的”,所以这两天开始看了

现在看到西撒出场那集,第一眼就“天哪是我梦想的男孩”,等名字出现了顿时心如死灰。是我太天真,我以为自己不会受伤的,谁能看见那有个坑还往下跳啊——我跳了

只能像前几个月微博首页刷到的某位受害人一样喊一声:西———撒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!!!!!!!!

顺便二代OP真的炫,里面还有乔西并肩作战,据说正片里都没有………哭了(´°̥̥̥̥̥̥̥̥ω°̥̥̥̥̥̥̥̥`)

他真的瘦了好多啊

今天听这首可真是太合适了。
没敢仔细看新闻,我也还是“别开眼”了啊。

听到玲奈的念白还是哭出来了。
不想打颜文字,真难受。

想对ft柠檬茶的事发表意见,想了想,算了算了,认真什么呢?多得是宽容的人。

我要说的是:

•同一个作者,在某些限定条件下(譬如同一CP、同一时期)创作出来的东西,就是在用不同的方法写同一个故事。
因为想要传达的东西没有变过。
原本只是这么觉得的,近期却发现不同作者也会用不同的方法写同一个故事——结论,劣质傻白甜真无聊。

•选择太多反而会失去叙述的欲望。

•博尔赫斯不断提到是的镜子、梦境、迷宫和图书馆。那我呢?

•经常会感叹“我就是这样的人”,实际上却搞不清楚到底是怎样的人。因为每个标签都有各自的定义,我(也不单单是我)总是从框好的范围里流出来一点点,需要注释:虽然用这个词形容自己,但在某些地方并不完全符合,譬如……
这种不思议的、液态的地方,可真奇妙啊。

•梦里想起自己曾经玩过的...

©L'Étranger|Powered by LOFTER